风向标·竞技地·试验场
【字号  
 

    ——第57届“荷赛”获奖作品的多维解读

    肖勇

    [摘要] 第57届“荷赛”2014年2月14日(当地时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每年“荷赛”比赛结果的出台,都会引发广大业内人士关于新闻摄影趋势、评判标准的争论。其获奖作品也会成为一个标杆影响着下一届的参赛者。

    本文重点列举一幅幅获奖作品,从摄影美学、人文社会学等,进行全方位、多视角分析、解读。阐述了“荷赛”既是摄影师趋之若鹜的风向标,又是摄影师展示技能的竞技地,更是彰显个性、表达理念的试验场。“荷赛”的最吸引人之处正是其评判标准的多元。从而归纳出当今新闻摄影没有现成的、统一的规律和标准可循,应该允许各种风格、各种流派、各种理念的多元存在。

    [关键词] 荷赛、获奖作品、风向标、评判标准、多元化

    当地时间2月14日,第57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又称“荷赛”)在阿姆斯特丹揭晓,作为世界新闻摄影领域里的著名赛事,每届比赛结果的出台,都会引发关于新闻摄影趋势、评判标准的争论。其获奖作品也会成为一个标杆影响着下一届的参赛者。

    “荷赛”的最吸引人之处正是其评判标准的多元。纵观历届获奖作品,我们可以看到,有技法精准精致的,也有稚嫩低劣的;有高雅唯美的,也有抛开所有美学概念,走向媚俗的;有激烈刺激的,也有平淡安静的几乎呆滞的;有故事的娓娓道来,也有概念的反反复复;有中规中矩的表达,也有纯个性化的凸现……你甚至分不清“荷赛”是评新闻摄影还是艺术摄影?是强调纪实还是强调唯美?是提倡抓拍还是提倡摆拍?因为这些作品都被列入到“荷赛”的获奖名录中。“荷赛”可以说摄影师趋之若鹜的风向标,又是摄影师展示技能的竞技地,更是彰显个性、表达理念的试验场。

    年度照片:“荷赛”的风向标

    每届“荷赛”人们关注的重点毫无疑问当数年度最佳照片,什么样的图片才能总结这一年发生的所有故事?是人们最为关心的,也是评委们最为犯难的事情。毋庸置疑,年度照片理应是当年的热点问题,像56届的《加沙葬礼》、52届的《陷入危机的美国经济》等都是当年极具竞争力的年度热点。虽然54届《被割鼻的阿富汗少女》、53届的《德黑兰的屋顶》被评为年度最佳就颇受争议,认为这些图片视觉冲击力并不很强,不能完整表达各自的热点事件,而评委们的解释是虽然画面平淡朴实,他们更看重的是照片背后有所蕴藏着的一个巨大故事。

    获得今年“荷赛”年度大奖的《信号》则一改以往所热衷的战争、暴力、灾难话题,转向移民和新媒介对底层小人物生活的影响,画面记录的是吉布提海岸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一群非洲移民举着手机正在接收来自索马里的廉价信号海外的亲人联系。《国家地理》美国籍摄影师John Stanmeyer借助微弱月光,运用剪影手法勾勒出人物轮廓,造型自然,画面如同“诗意梦幻”般唯美,与所反映的内容和人物命运形成强烈对比。或许长期被暴力视觉麻木了的评委们被这略显小资的照片真的触动了,难怪本届“荷赛”评委爱德尔斯坦评论这幅图片时说:“这张照片带出很多故事。它展开了关于科技、全球化、移民、贫困、绝望、疏离、人性的讨论,那么有力、深奥、精致与细腻。照片拍摄得很巧妙,充满诗意,意味深长,展现了当今世界这些引人关注的话题。”①《信号》用一种唯美的浪漫主义方式诉说着生活的艰辛,略显温和而内涵丰富的视觉表现更能引发人们的深思。

    《信号》也传递给我们这样一个信号:只是纯粹的记录,不能是一张好照片。新闻摄影不仅仅只是“我来了,我看到了,我拍下了”这样简单。而是要体现出摄影师看待新闻的态度和观点。一张好照片必须能传递出一些信息,而且是重要的信息。照片所传递的情感比技术技巧更重要。《信号》还启示我们,如果不了解图片背后的故事,只是一味停留在画面提供的直观视觉信息上,是根本无法读懂图片的丰富内涵和真正价值。传统的新闻摄影理论告诉我们:一幅新闻图片如果摆脱文字也能让人读懂,这样的照片才算得上好照片。《信号》正是对这一传统摄影理念的反叛。

    人文情怀:竞技者不敢回避的话题

    “荷赛”的获奖作品可以没有新闻价值,但一定要有人文关情怀。无论是突发类、当代热点类,还是一般新闻类、日常生活类,甚至人物肖像类和自然环保类,如果不贴上人文情怀的标签,就会与获奖无缘。日常生活类二等奖作品《被占领的生活》给观者的最大触动照片所传递出的人文关怀。在《被占领的生活》里,摄影师花较长时间寻找和接触被摄者,走进他们的生活。通过截取生活在加沙、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巴基斯坦人日常生活的各种片断,表现出尽管政局动荡和冲突不断,都没能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在艰难中寻找着各自的乐趣。拍摄者没有采用通常的选择一个最有故事的家庭或个人为拍摄对象进行深入的全程跟踪拍摄(比如观察肖像类二等奖《康复中的鲍比》),而是以集图式的拍摄手法,围绕《被占领的生活》这条主线,以平视的视角,并列重复的镜头语言,基调统一的中距离构图,讲述着一件件在动荡环境下人们追求片刻安静而平和生活的温情故事。通过画面你能感受到各种关联,包括摄影师与拍摄主体的关联,读者与摄影师的关联,读者与图片的关联。采用类似观察方式和影像表达的还有表演肖像类的《逃离》和《母与子》。

    自然类获奖照片《美洲狮》,通过拍摄美洲狮遭猎杀,生活受到威胁,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以一种悲悯的情怀,展现当下动物的生存环境,以其说拍动物,不如说是在隐喻“人”。

    灾难永远是“荷赛”每年必须面对的题材。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台风海燕》出人所料,画面既没有台风肆掠的震撼场景,也没有人们面对台风的惨烈与哀嚎,有的只是一群灾难幸存者面无表情地行进在宗教游行的队伍中,没有悬恋,没有冲突,更谈不上什么“决定性瞬间”。与以往突发新闻现场暴力血腥完全不同,《台风海燕》画面安静得似乎无法留住你的目光,但如果你的目光稍有停留,你就会被她平淡的画面中所蕴藏着的视觉爆发力所抓住,迫切期待了解画面中的人物命运,以及他们的亲人、朋友的命运。在你的脑海中会浮现出无数个画面之前或之后的故事。《台风海燕》以人文关怀的视角抓取了台风灾害过程中并不引人注意的“非决定性瞬间”,正是这种最最普通的影像,没有精彩的瞬间,没有奇特的视角,没有夸张的构图,却能完完整整再现那一灾难事件中人们真实的生存状态和内心世界。有摄影师的表达,也有观者的期待。

    看过当代热点类组照一等奖《家暴》的人都会好奇摄影师是如何拍到这组照片的,显然家暴就在她面前毫不避讳地上演。摄影师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融入被摄者的家庭和生活当中,犹如一个隐形人在默默地守候,在静静的拍摄,从画面中看不到被摄者的丝毫警觉,没有一点“我来了”的感觉,不能不让人钦佩摄影师的“潜伏”功底。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一书中讲到:“一张照片不只是一次事件与一名摄影者遭遇的结果,拍照本身就是一次事件,而且是一次拥有更霸道权力的事件——干预、入侵或忽略正在发生的无论什么事情。”在桑塔格看来,《家暴》摄影师的拍摄行为就如同战争中的侵略者。《家暴》在传递出作品的人文情怀的同时,也透露出摄影师的一种摄影式侵略。

    颠覆传统:“荷赛”的魅力所在

    不走寻常路,传统的新闻摄影美学常常在“荷赛”中被打破。摄影手法的不断创新、摄影理念的另类表达,可以说是历届“荷赛”的重要特质。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许多摄影家还在模仿绘画的方式拍照时,被尊为布列松老师的柯特兹就开始凭着自己的本能抓拍一些自然生成、直觉灵敏的照片。尽管当时在美国并不被认可,在“悬置”了近40年后,才重新变得火爆起来,并且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新闻摄影人。被称之为现代摄影《圣经》的《美国人》在当时被美国的评论家们骂了五年之后,才被认可。就《美国人》的摄影而言,弗兰克一反传统的摄影表现法则,在影调、焦点、构图上似乎都在有意与人们的习惯作对,且是一种充满挑衅式的作对。看来“荷赛”的评委们吸取了前人的教训,为了避免重蹈前人的覆辙,正试图以更宽容的胸怀来接纳各种风格、各种类型的参赛作品。

    获得了日常生活类组照一等奖的《失踪者的最后衣着》以一种唯美的手法拍摄一组死者的衣着。虽然照片从技术上看并不难,且都是在一天内拍摄的,但你透过死者一件件残缺的衣着中,可以产生一连串的联想,可以想到被害者生前的美丽,也先到被害是的痛苦与惨烈。能将一场灾难拍的如此美丽,不能不佩服摄影师前卫的影像控制理念和独到的艺术造型功力。

    从体育动作类的获奖作品《俯视雪橇比赛》、《自由潜水》、《世界游泳运动》来看,传统的大结像、单纯抓取精彩瞬间的图片已让人“视觉疲劳”,中、广焦段镜头拍摄的小结像、着力表现一种形式感和画意氛围,利用光影效果,充分营造戏剧结构、视角构图创意无限的写意式图片反青睐,体育摄影更加彰显拍摄理念和个性表达。

    获得今年观察肖像类三等奖《传统的柏柏尔人的新娘》几乎颠覆了我们对肖像摄影的理解。画面中连被摄者的面部都给红盖头全部遮住,看不到丝毫表情,喜怒哀乐全由你去想象了。《叙利亚自由军袭击检查站》以一种本能的、自发的、源于现实的记录,从照片上似乎看不出有任何裁减过的痕迹,更多的是原汁原味的拍摄。没有花哨的技法,打动人的全是事件本身的固有冲突。《逃离》用观念摄影的表现手法、而不是传统的新闻摄影去反映当代问题。《熄灭的加沙》则彻底颠覆摄影的表现手段,直击摄影最无法反映的黑暗题材,画面平淡真实,没有过多视觉形式的介入。《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画面杂乱、主体不完整,《流浪狗》画面被房间里的一根立柱从正中截断,这些都有悖传统摄影的构图原理和“黄金分割”美学理论。这些有悖常理、不被常人看好的图片恰恰能从数以万计的参赛作品里被评委选中获奖,反映了“荷赛”评委们对创新和探索的包容。

    李洁军的《复制战争》以一组虚拟的“置景演出”照片获得52届“荷赛”肖像类组照三等奖,让人一度质疑“荷赛”到底是“评新闻还是评摄影”?

    现在,人们总在拒绝纪实摄影中的摆拍,认为摆拍出来的照片虚假、很难出人意料。但本届“荷赛”的获奖作品中,不难看出摆拍的作品不在少数。像《印度白化病盲童》、《母与子》等,都是摆拍完成的。尽管近两届荷赛肖像类的奖项设置上分以摆拍为主的“表演肖像类”和以抓拍为主的“观察肖像类”,单从这点你就能看出评委们对摆拍的认可。现在再提只要抓拍不要摆拍就没那么底气十足了。

    美国国家媒体摄影师协会主席肖恩•D.艾略特认为:当照片更多体现的是摄影师的想法而不是被摄对象时,那就不再是报道摄影了,而是摄影。《纽约时报》摄影师本杰明•罗伊却持不同观点:“我们不只是报道摄影师,我们还是摄影师。我认为有时我们对这一点强调得还不够。我们不仅负责讲故事,我们还负责用视觉美学做交流的工具。摄影师应该形成自己的风格,通过各自不同的风格吸引观者,让观者被故事吸引,这样能够使故事讲述得更加有效。”新闻摄影既非单纯的新闻,也非单纯的摄影,应该是多元融合的新闻摄影。可以是原汁原味的原生态记录,也可以是融入艺术的个性化表现。摄影师就是要对我们身边的、人们熟视无睹的东西提供新视角、新观念。摄影师应该成为“读图时代”的引领者。

    “真的,摄影没有理论,如果有,很可能就散布在千差万别的摄影作品与摄影行为中。”陈丹青在《为我将是你的镜子》——世界当代摄影家告白序言中的这句话,道出了当今新闻摄影应该是多元的存在。  

责任编辑: 于蕾
 
版权 江苏省摄影家协会 协办 新华网江苏频道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和链接本站内容,违者必究!!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111151115409537